四川新闻

正义与邪恶之战18年(2)

1995年5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在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科学应当用来克服封建迷信、愚昧落后”。

这里有对利用封建迷信、愚昧落后兴风作浪的犯罪集团的警告,也有号召公众拿起科学武器反对封建迷信、愚昧落后的号召。

这里提到的科学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包括科学知识、科学思想、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

从那以后,反邪教的历史进步证明,我们同“法轮功”邪教的斗争也是科学思想和精神与邪教、愚昧与迷信的斗争。

法轮功传播有许多社会原因,但许多人缺乏科学知识、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这是一个重要原因。

反对邪教的斗争以科学为基础,以不可战胜的地位为基础。

后来,“崇尚科学,反对邪教”成为中国反邪教斗争的旗帜。

1996年2月9日,江泽民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全国科普大会的代表,指出:“我们要充分重视迷信活动和以科学为幌子的诈骗犯罪,依法处理。

在这里,江泽民总书记用“欺诈”一词揭露了当时社会上出现的“法轮功”等组织的卑鄙伎俩,以引起全社会的足够重视。

事实上,邪教等组织的欺诈本质上与世俗社会中的欺诈没有什么不同,但世俗社会中的欺诈是对财富的直接欺诈,而邪教等则先欺骗人们的心,然后通过宣扬“更多奉献和更多恩惠”来肆无忌惮地敲诈钱财。

从某种意义上说,邪教甚至不如小偷。小偷总是把手伸向外面,而邪教领袖则盯着追随者的钱包。

的确,有一种正当的偷窃方式,而邪教却没有办法。

1996年10月召开的十四届六中全会在《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若干重大问题的决议》中提出“坚决消除色情、赌博等社会丑恶现象,反对封建迷信活动”,表明这些社会丑恶现象已经引起全党的关注。

1997年3月14日,八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首次引入了“邪教组织”的概念。

该法第300条规定:“组织和使用迷信教派、秘密社团、邪教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组织和使用迷信教派、秘密团体、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欺骗他人致人死亡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罚。

“组织或者利用迷信教派、秘密团体、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手段奸淫妇女或者骗取财物的,分别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我们有理由相信,修订后的刑法首次引入了“邪教组织”的概念,并作出了处罚规定。不是凭空出现的空洞。这意味着中国最高当局以宗教、气功或其他名称的虚假使用,对“邪教组织”做出了建立和神化当时社会中的首要分子的判断,并使用制造和传播迷信和异端等手段迷惑和欺骗他人,发展和控制成员,伤害社会中的各种群体。这为禁止和打击邪教提供了法律依据。

1997年9月,江泽民总书记在向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提交的报告中将“消除愚昧、反对封建迷信”列入中国特色文化建设的范畴,这表明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对解决封建迷信、异端邪说等社会问题有着更深层次的思考。

1998年10月,中共十五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发出依法打击邪教的信号。决定说:“全面贯彻党的宗教政策,依法打击邪教和非法宗教活动。

此时,“依法打击邪教”在执政党全体会议上被大声提出。

依法取缔法轮功已经迫在眉睫。

没有必要再引用了。

上述文件和指示是广大人民群众精神信仰的有力指南,是对散布封建迷信和伪科学不健康思想者的严厉警告。

至于“法轮功”邪教,其性质决定了它不仅没有克制自己,反而变得越来越嚣张,甚至策划了震惊中外的“4·25”事件。

这是一场迫不及待要实现政治抱负的大型演出。这是对执政党和政府的赤裸裸的挑战和展示。

树木想要安静,但是风没有停。当时,与法轮功邪恶势力竞争是不可避免的。

由此可见,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不足为怪,也是一系列非法犯罪活动的必然结果。

俗话说,“许多做错事的人会自杀。”

借用一句俗语:“活该!”“活该”这个词简洁有力。落地表明了人民对政府取缔法轮功的支持和支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