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开奖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党史论文集]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不仅深刻地改变了世界,而且深刻地改变了中国”。

当老农战争结束时,没有触及封建基础的自强运动和改良主义屡遭重创,资产阶级革命家领导的革命和西方资本主义的其他计划宣告破产,十月革命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带到了中国,指明了前进的道路,为正在为拯救国家而奋斗的中国人民提供了新的选择。

早在清末民初,一些外国传教士、中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中国无政府主义者就开始零星地介绍马克思、恩格斯及其理论,但他们对这一科学理论的理解和认识非常肤浅和片面,并没有引起特别关注和巨大影响。

十月革命后,以李大钊为代表的先进知识分子开始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

五四运动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迅速广泛传播,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创造了思想条件。

19世纪中叶,马克思主义对整个欧洲社会产生了巨大影响,并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

马克思主义第一次进入中国时,在华传教士首先选择翻译内容,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表达,然后结合中国文化语境进行翻译。

1899年,西方基督教传教士在第121期《世界公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伟大的同学》的文章,署名为“英国学者蒂莫西·理查德和中国学者蔡尔康的翻译”。他们提到“马克思,一个英国人,作为数百名工人的领袖而出名”。

这是马克思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中国报纸上,但他被误认为是英国人。

同年4月,《环球公报》第123期纠正了这一错误,称其“主要为资本所有”。

关于马克思及其理论在1899年发表的《世界公报》中被提及的观点,学术界是同意的。

例如,1979年,夏蔡亮在《现代史研究》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也论《资本论》和早期中国出版物中马克思名字的翻译》的文章,指出:“蒂莫西·理查德的删节翻译是本杰明·基德(BenjaminKidd)著作《社会革命》的前三章。

当我们在这里说“德国的马主要由资本所有”时,我们指的是马克思的资本。

应该说,这是中国出版物第一次提到《资本论》。

现阶段,除了《万国公报》之外,在华传教士对《史记》和《富民政策》的翻译出版也有一些零星的、不系统的介绍。

从20世纪初到五四运动,许多中国知识分子选择在日本学习。

然而,日本明治维新后,大量西方政治思想开始被引进,马克思等人的著作相继被翻译成日本,引起了中国学生的注意,包括日本社会主义著作的翻译和传播以及社会主义理论在中国的引进。

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超流亡日本,接触到马克思的著作。

后来,他创办了《清一报》和《新民丛报》,翻译和介绍了大量西方思想,还提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内容。

例如,1902年,梁启超在新民丛报18日发表了《进化革命捷德论》,称之为“梅克斯(日耳曼人,也是一个主要的社会主义者)”。《新民丛报》1903年11月2日至12月4日第40 ~ 43期发表的《20世纪djinn的托拉》(Toras of djinn)一文中说,“米切里斯(社会主义创始人,德国人,多本书作者)的学术理论实际上是把私人财富转化为共同财富的阶梯;1904年2月,在新民丛报第46 ~ 48期发表的《中国社会主义》一文中,也提到了马克思主义的主张,“在今天的经济社会中,少数人实际上掠夺了大多数人的土地并形成了它”。

几乎在梁启超等人接触并开始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同时,还有留日或长期留日的联盟派或早期国民党革命者,他们的主要代表是孙中山、朱之鑫、马吴均、宋鲛人、廖仲恺等。

例如,朱之鑫早年在日本学习。1905年,他先后在官方报纸《人民日报》(People Daily no . 2)和《共青团第三号》上发表了两本德国社会革命者传记,介绍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生平和主要历史成就,并简要总结了《共产党宣言》的基本内容。

毛泽东曾评论说:“梁启超、朱之鑫等人以前都提到过马克思主义。

……但是在中国以前,没有人真正了解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

“通过日文翻译,当时仍有一些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被引进。

例如,1902年4月,广智图书公司出版了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日本社会主义研究会会长村井义雄(Yoshito Murai)的《社会主义》(由罗大维翻译)。

1902年11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兴德秋水的长舌》,系统总结了社会主义思想。

1903年2月,马·吴均在《译书汇编》第11卷第2卷发表了一篇题为“社会主义与进化的比较”的文章,指出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包含了所有最新的公理,研究是不可或缺的”。

“五四”以来,中国早期共产党员中,李大钊、陈独秀、李大钊、李韩军、瞿秋白、蔡和森等。,为了找到拯救国家和人民的方法,开始学习和翻译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著作,并有意识地把它们与中国共产主义运动联系起来。

因此,马克思主义文章大多出现在报纸和杂志上。

毛泽东指出:十月革命给我们带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李大钊受到俄罗斯十月革命胜利的极大鼓舞和鼓舞。以《新青年》和《每周评论》为阵地,先后发表了大量宣传十月革命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著名文章和演讲,如《法俄革命比较观》、《普通民众的胜利》、《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胜利》、《我的马克思主义观》、《问题与学说的再讨论》。他还发起并组织了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所,阐释十月革命的意义,颂扬十月革命的胜利,旗帜鲜明地批判改良主义,积极领导和推动“五四”爱国运动的发展。

由陈独秀、李大钊等人创办的《每周评论》也出版了翻译的《共产党宣言》。

1919年5月,《晨报》开设了马克思研究专题专栏,先后翻译介绍了马克思的《雇佣劳动与资本》、考茨基的《马克思经济理论》和川上肇的《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等著作。

与此同时,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一些著作的中译本开始出版。其中,陈望道的《共产党宣言》、《李记社会主义史》和云戴颖的《阶级斗争》对毛泽东产生了重要影响,并被列入文化出版社1921年5月出版的图书目录。

对此,毛泽东在1936年与斯诺的谈话中指出,1920年冬天,我第一次在政治上组织工人。在这项工作中,我开始受到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俄罗斯革命历史的影响。

……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刻在我心中,确立了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

……这三本书是: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这是中国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著作…正是通过马克思主义的广泛传播,中国的革命、建设和改革获得了强大的思想武器,中国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创造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发展奇迹。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