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中国

私募引发“失联”,明星暴跳如雷

今年,私募股权公司处于“连败”状态。

自中国资产管理协会(以下简称中日联合会)于2015年11月开始释放流失的私募股权机构以来,共有776家机构被归类为“流失”,其中287家已在今年上半年确认流失。

7月23日,中日联合会公布了81家被怀疑失踪的私募机构名单。

中国基金会协会表示,它无法通过注册电话号码、手机号码和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与这些组织取得有效联系。

6月底,中国基金协会还宣布取消17名在公示期结束后三个月内未积极联系协会的私募股权基金经理。

这一次被怀疑失踪的81个组织的特点是在影视娱乐领域频繁“踩雷”。

其中还出现了“非凡宁静距离”的主持人和东方时尚的创始人李静的身影。

此外,知名天使投资者、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校友也未能回避这一点。

根据规定,这81个组织如果在中日联合会宣布“疑似失踪组织”后5个工作日内没有联系协会,将被视为“失踪组织”。

广州的两家机构已经消失。81家私募股权机构中有一家注册地被怀疑在服装城失去了联系。其中,22个在北京,19个在上海,18个在深圳。

涉嫌失踪私募股权机构第二大集中的省份是浙江,共有10家。

此外,除深圳外,广东还有三家私募股权公司涉嫌失去合同,其中两家在广州。

7月25日,时代财经一行试图在广州找到这两个失踪的可疑机构,但他们的工商登记地址和公共信息上的办公地址都没有找到。

其中一家叫做“广东恒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和基金)。

工商资料上显示的注册地为广州市南沙区海滨路171号南沙金融大厦。经抽查,其办公地址为广州天河区珠江东路30号广州银行大厦。启新宝的地址是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建大厦17楼。

恒建大厦是广东恒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建控股)的所在地。

据眼部调查,恒和基金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

其最大股东是广东恒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信基金),持股99.2%。

恒信基金由恒建控股全资拥有,通过股权,恒建控股是广东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100%控股企业。

恒和基金的第二大股东是广东中国旅行社有限公司,持股0.8%。

时代财经一行首先来到横建大厦17楼。

前台后面的墙上有三家公司的招牌,包括恒信基金、恒和基金的大股东、广东恒建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广东粤奥合作发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恒建大厦17楼。

时代财经/摄影师时代财经问工作人员是否有恒和基金。工作人员茫然地问:“横河?”时代财经向他解释恒合是恒信基金的子公司后,该工作人员说他刚从较低的楼层调过来,17楼只有恒信、恒建资本和粤港澳。

“16楼是风险投资、保险等等,没有这样的公司。”

时代财经接着问能否联系恒信基金的相关人员。这名工作人员说,他可以帮忙问一下,然后转向旁边走廊的一个办公室。

几分钟后,工作人员出来告诉时代财经,“没有这家公司,恒信基金的人也不太清楚。以前似乎有,但现在没有了。它可能已经被取消了。

”时代财经继续问能否联系恒信基金的领导。工作人员说这层楼没有领导。

恒和基金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吴秦雨在查看公司人员名单后也表示,这里没有这样的人。

然而,根据田燕的消息,吴秦雨曾在恒信基金和广东益创恒建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创恒建)工作。

益创恒建由益创创新资本和恒建控股共同成立,益创创新资本是第一风险证券旗下的私募股权基金。

此外,吴秦雨现任广东恒健保险经纪有限公司董事

从恒建大厦到花城广场不到10分钟。

恒和基金公共信息的另一个地址,广州大厦,位于花城广场黄埔大道附近。

时代财经问广州大厦一楼问讯处9楼是否有一家名为恒和基金的公司。一名工作人员说他知道这家公司。“它曾经在这里,但已经搬走一年多了。

恒和基金已经搬离了原来的办公地址,股东们并不知道它的存在。

时代财经一行必须去工商注册所在地南沙。

南沙区位于广州最南端,远离中心城市。从广州中央商务区珠江新城开车到南沙金融大厦需要将近一个半小时。

南沙金融大厦戒备森严,外人不能上楼。

听到时代财经关于16楼是否有恒信基金的问题后,楼里的工作人员非常困惑,“16楼是中国铁路建设总公司,没有基金公司。

在一楼指数上,时代财经还看到16楼标有“中铁建设南沙投资开发有限公司”

考虑到恒和基金的注册地址是“1601室的J9”,时代财经问该楼的工作人员,“这里可以租一张桌子吗?”这位工作人员说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在这里至少租了500平方米。

”工作人员继续说道,“这可能是一个虚拟地址吗?我们这里有一家基金公司,但它不是你所说的“横河”,也不在16楼。

我们经常不得不在各级巡逻。我们以前从未见过这个名字。

“这名工作人员还告诉时代财经,如果有具体的名字,他可以帮忙查看他是否在这栋大楼里工作。

“这里所有进出人员的名字,我们都要进去。

”但后来它没有在系统上找到“吴秦雨”这个名字。

南沙金融大厦。

在时代财经和沙巴之间,时代财经拨通了恒和基金工商注册数据上的电话号码。

当接电话的人听到“恒和基金”时,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回答,“我们没有。

”但接着他问,“你在哪里找到的?时代财经问对方是哪家公司,说:“我们是另一家公司,不是你看到的注册公司。

“你知道恒和基金吗?”“我不知道。

我们是一家国有企业,有许多子公司。

“是恒健吗?”“嗯,是的。

”“那恒和基金也是你的公司吗?”“我不知道这个。

”“没有别人打这个号码来找恒和吗?这是它的商业登记号码。

”“不,我也没听说过这家公司。

“一家背景深厚的公司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广州的另一家私募机构被怀疑失去了联系。

本组织名称为“广州荣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盛基金)。据目测,其工商注册地点和办公地址都在同一个地方——五福服装城、三元里大道。

是的,没什么问题。它在服装城。

五福服装城c区二楼。

当时代财经/摄影师站在五福服装城门口时,时代财经和他的团队已经知道公司找不到了。

服装城的一楼和二楼都是商店,到达荣盛基金注册的二楼c区109号,你需要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都是商店批发牛仔裤。

靠近门的109的一侧是玻璃,但玻璃的另一侧覆盖着白纸。

门边有两把扫帚。门开着,外面可以听到里面的声音。

当我走向109时,我首先看到的是门口的冰箱,里面稀稀拉拉地放着一些饮料和付款的二维码。

到了门口,时代财经和他的团队看到里面大约有10个人,分成了两张桌子。他们边抽烟边打牌,边说笑。房间很闷热,空煤气没有流通,所以大多数男人都是赤手空拳。

广州荣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时代财经/摄影师时代财经问荣盛基金是否在这里?里面的人突然大笑起来,“什么基金?”其中一个人问道。

在那之后,那个人说,“这里怎么会有公司呢?他们都是卖衣服的商店。

“荣盛基金及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总经理李智的名字,他们都表示从未听说过。

在这个服装城市,时代财经发现墙上贴着“免费注册公司”的广告。

根据上述电话,对方表示可以免费帮公司注册,也可以选择注册地,只要没有人注册或注册地址,但有人愿意转让。

时代财经问道,“私募可以吗?”“过去这是可能的,但现在监管变得更加严格了。几个月前就不可能了。投资公司做不到。

“在挂断电话之前,这名男子说,在监管变得更加严格之前,他已经成功地完成了一些注册私募股权机构的案例。

荣盛基金不一定是一家“僵尸”公司。据公开信息,该公司于2018年3月成立了一只基金——荣盛朝田第一私人投资基金(Venture Capital Fund),但已提前清算。

然而,恒和基金的新兴产业投资基金仍在“运营”。

影视娱乐频频打雷,上市公司股东时代财经对81家涉嫌缺失环节的私募股权机构进行了梳理,发现它们的许多基金仍在运营。

此外,在这81个组织中有许多“明星”,其中至少有24个有一些“光环”。

这24个组织大部分位于北京、深圳和浙江。他们中的大多数是私募股权和风险资本基金的经理,还有许多参与影视娱乐的组织。

根据时代财经的统计,他们中至少有六个人参与了影视文化和娱乐。

新余高新区东辉一号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是一家非常默默无闻的机构,成立于2011年10月21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实收资本3200万元。

法定代表人也是持有50%股份的大股东,是著名的“非凡安静距离”主持人和东方时尚创始人李静。

然而,资料显示,该机构下的资金已经提前清算。

另一个组织制作了许多熟悉的电影和电视剧,包括《烈火涅磐》。

该机构被称为“上海海外金融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海外金融投资)。

根据田燕调查的数据, 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 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海外投资

彩雁湾目前的股东是毛荣投资和自然人李学磊。

然而,根据工商变更记录,今年6月19日,股东华谊佳信(300071。SZ)退出,李学磊接管了这项提议。

据华谊佳信在七彩鹅湾成立之初的公告,海外投资在文化产业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专业的生产经营团队,以及在该产业中广泛的资源和人脉。

在影视方面,团队投资的公司已经制作了许多声誉和业绩良好的作品,如《北平无战》、《致青年》、《小时代3》、《火中涅槃》、《米月传奇》。

因此,彩雁湾没有给华谊嘉信理财带来任何好处。

截至今年3月底,其净利润已亏损137.5万元。

华谊嘉信理财随后决定退出,并已与自然人张郝颖就转让原投资额350万元进行了初步洽谈。结果,张郝颖改变了主意。

最终,华谊嘉信理财以30万元的价格匆忙将彩雁湾70%的股份转让给李学磊。

毛欢投资的大股东是另一家上市公司天盛娱乐(002354)。深交所持有其98%的股份,而茂荣投资仅持有1%。

长城电视台也与这些被怀疑失踪的机构有关联。

2018年7月,资金紧张的长城电视台发布公告称,已与洪钟汇金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钟汇金)签署投资合作协议,试图引入洪钟汇金,将其控股子公司淄博齐欣长城电视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淄博齐欣)增资1.2亿元。

根据该协议,洪钟汇金计划通过其子基金分期支付在淄博齐欣投资的增资资金,并承诺在2018年9月30日前完成全部增资资金的支付。

增资完成后,洪钟汇金将通过其子基金持有淄博齐欣约38.7%的股权,并计划在18个月到期前通过股权转让方式退出。

然而,在宣布之后,没有人跟踪。

目光接触显示,淄博齐欣目前的股东是长城电视台及其两个基金陶文和吴璐,历史股东中没有洪钟汇金的身影。

洪钟汇金现在也在怀疑缺失环节的名单上。

深圳吴同山影视版权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也有一项“疑似损失”

其主要股东是中国视觉丰德影视版权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视觉丰德)。

据新闻报道,中视丰德是一家专注于电视剧版权运营的公司。今年上半年,该公司联合制作了由王倩媛主演的电视剧《猴票》,并在安徽电视台和人民党的视频中播出。

另一家,深圳巨星龙风险投资基金管理合伙(有限合伙),投资于演出票务公司。

2012年,乐视在线上映的电影《与金钱无关》新媒体版权独家经销商北京厚德永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德资本)也被怀疑失联。

据目测,厚德资本副董事长梨竹是水木清华校友种子基金的创始合伙人,清华校友TMT协会主席,优视网创始人。

尹宋智主任也是清华大学的校友,1991年被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录取。

朱程潇,另一位董事,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他是振云风险投资的创始人和innated风险投资圈的合伙人。他是北京云石天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有了“清华”,北京大学也不能幸免。

在疑似失踪人员名单中,根据众目睽睽之下的数据,一家名为“北京中投新城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机构更名为北京青鸟基石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2018年7月,隶属于北京大学的北京蓝鸟安全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和福建北大蓝鸟投资有限公司成为主要股东。

“浙江大学”也掀起了一股“存在感”。

浙江鼎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又称鼎浩投资),根据公开信息,鼎浩投资是一家由浙江大学EMBA校友和一批国内外资深金融专业人士组成的股权投资管理公司。

丢失名单上的大多数组织都是专业组织。

杭州步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由著名天使投资人、前实物基金合伙人李朱杰创立。

投资案例包括水滴互助、服装音乐商店、鹿情、寻找钢网等。

自今年以来,共有47起公共投资案件和4起案件。直到7月1日,智能写作软件碧森作文才被投资。

去年底,深圳市殷敏资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贵社区投资了1亿元人民币。今年2月,它与希尔豪斯资本、陈星资本、线性资本和韩国SK集团共同参与了地平线机器人(Horizon Robot)的第二轮融资,融资总额为6亿美元。

北京瑞信长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信长营)更换负责人后慢慢消失。

瑞信长影于2015年投资于人工智能企业——沈拓智能和电子商务交易服务平台——高科技仓库。

当年,前董事长刘刚在在“2015(第15届)中国年度管理大会”上表示,“我认为互联网估值已经很高,所以这个行业现在有点吓人。

据《恩施日报》报道,去年4月8日,刘刚和当代集团董事兼执行董事王业·易也访问了恩施。

然而,今年1月,刘刚退出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刘林安。

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巨牌投资也参与了这份涉嫌亏损的名单。

北京大千永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千永泰)由上海大亨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亨投资)全资拥有。

聚能投资的股东和创始人之一胡天翔是上海聚派投资的创始人和董事长,于2017年离开聚派投资。

今年1月,大亨投资更名为“上海苏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今年4月,梅根投资(Megan Investment)在一些媒体网站上发布了一份新闻稿,以推动品牌升级。

次年5月,巨牌投资发表声明称,这与巨牌投资无关。

声明还表示,它将保留调查巨额投资者恶意欺诈性使用资金行为的法律责任的权利。

此外,大量投资被用来提醒投资者注意身份识别,以防止其合法权益受到侵犯。

还有前海鸿润股权投资(深圳)有限公司,该公司在2018年才参与第四轮融资。

快狗快运(Fast Dog Fast Transport)是一个连接司机和用户两端的货运物流平台。

根据公共信息,阿里巴巴参与了第二轮和第三轮融资。

第四轮,连同鸿润资本,还包括58个城市和菜鸟物流。

除上述上市公司外,在81家机构中,还有其他上市公司和新三板上市公司被怀疑失去了隶属关系。

郭虹汇金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郭虹汇金)已投资四家企业,其中两家已在新三板上市。

一家是正毅移动(835032),郭虹汇金持有其4.68%的股份。另一个是圣格网(格网世界,871086),郭虹汇金控股3.68%。

上海京泽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上海京泽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京泽基金)的股东,京泽基金投资了两家新的三板企业,科瑞斯浦(833333)和冯春物流(835280)。

南京安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基金持有上市公司ST天润(002113)的股份。深圳)和田字科技(300280。深圳),以及新的第三板公司安科大云(838879)和贝塞麦(837938)。

杭州冠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资金归*ST中捷(002021)所有。深圳)。

此外,还有另外两家涉嫌失踪协会的机构,它们都与曾经著名的中科创有关联,即深圳威廉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廉资本)和深圳前海马奔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马奔腾)。

威廉资本(William Capital)投资了中科创旗下的多只基金,也是中科创资本的基金经理之一。

前海奔马的大股东梅德昭(Mae Dezhao)曾担任中科创集团执行总裁,并于2016年底辞职。

然而,根据目测,仍然是中国科技创新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和中国科技创新财富管理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

2019年7月15日,前海急驰变更商业登记信息,公司更名为“深圳辛颖贸易科技有限公司”,业务范围也从“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管理和委托管理”变更为“计算机软硬件的研发和销售”;网络技术发展等。”。

失去私募的原因是什么?根据中国基金会协会(China Foundation Association)的信息,自2015年11月23日公布首个失去合同的私募股权机构名单以来,迄今已有776家机构被确认失去合同,其中303家已被注销。

被怀疑失去联系的81家私募机构中,绝大多数也被列为异常机构。

异常原因包括未按要求更新产品或重大问题2次以上、未按要求按时提交经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等。

根据规定,如果中国基金会协会在资产管理业务综合提交平台注册的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信息不能有效联系私募机构,这些机构可能会被列入疑似缺失环节名单。

根据相关规定,在疑似失踪人员名单公布后5个工作日内未联系中国基金会协会的私募机构将被视为失踪机构。

协会发现后,将在官方网站“私募基金管理人分类公示-诚信信息-缺失机构”栏目中公示,并在私募基金管理人“机构诚信信息”栏目中注明。

经过三个月的公示,如果中国基金协会未能主动与协会联系并提供有效的证明材料,将取消其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注册。

至于今年以来的“私募流失”现象,中国南方一位私募官员表示,偶尔会有私募流失。

消息来源告诉时代财经,失去私募有几个主要原因。

“一是暂时失去联系,如变更办公地址、电话号码或相关负责人等。,在通知协会的时候到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在协会设定的时限内恢复与协会的联系,则可以取消“疑似失踪”状态。

此外,“如果市场低迷导致一些私募面临兑现危机,或者如果一些私募以前有非法筹资问题,那么这些机构可能选择自愿失去联系,这就是大家所说的‘逃跑’。

去年整体市场形势不好。也许这些机构当时几乎无力应对。然而,如果情况继续不改善,影响传递到今年,很容易“崩溃”。

“还有一种情况是,该组织本身没有业务,管理的资金已经清算,这可能忽略了与协会的联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